當地時間5月5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非盟會議中心發表題為《開創中非合作更加美好的未來》演講,演講中李克強總理表示,中國將積极參与非洲公路、鐵路、電信、電力等項目建設,實現區域互聯互通,並首次提出在非洲設立高鐵研發中心的構想。
  非洲近年來已逐步擺脫“失敗大陸”的傳統形象,過去10年間平均GDP增速一直維持在5-6%以上,2013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經濟增速達4.9%,2014年預計為5.2-5.3%,GDP總值翻了三番。一些分析認為,倘維持這樣的勢頭,到2020年,非洲國內總產值將高達2.6萬億美元,2030年非洲城市人口比例將達到50%,2040年非洲勞動力總數將達到11億人,2050年非洲將有20億消費者,從而成為全球最大市場。
  毋庸諱言,對於非洲經濟的提速,“中國因素”起到關鍵作用。中國貿促會數據顯示,2013年中非貿易總額高達2103億美元,是1965年的近2000倍,2000年的21倍,自2000-2009年每年都獲得30%以上的增長。經合組織數據顯示,2009年起,中國連續5年成為非洲第一大貿易伙伴,在非洲經營的中資企業逾2500家,當地雇員總數超過10萬人。IMF報告指出,中非合作對非洲發展的貢獻度已高達20%以上。在這其中,中國對非洲基礎設施的投資、援助,為非洲經濟、社會發展“補課”、“夯底”,提供了可持續發展的底氣和後勁。
  非洲是正處於經濟、社會發展起步和提速期的大洲,也是人口增長率最高、人口最年輕(25歲以下人口占撒哈拉以南非洲總人口比例50%)的大洲,發展前景和潛力巨大,從這個意義上講,高鐵之於非洲,具有長遠的前景,設立高鐵研發中心,為將來未雨綢繆,是很有意義的。
  但必須清醒地看到,至少在目前,就非洲廣大地區而言,高鐵尚屬“超前建設”範疇。
  高鐵是高投入、高成本的項目,目前全球範圍內,高鐵綜合效益較好的線路普遍分佈在人口密度高、經濟發達的城市群之間,而非洲的大城市近幾十年來人口膨脹迅速,但經濟發達程度卻無法相應提高,短期內恐難支持高鐵運營的成本。
  高鐵是較為“嬌貴”的交通運輸系統,需要大量專業設備、專門人才和維護資金的支持,這對於當前非洲而言,有些勉為其難。從目前情況看,不論殖民時代留下的鐵路幹線(如僅從塞內加爾達喀爾修到馬裡庫里克洛的達喀爾-尼亞美鐵路),還是中國援建的坦贊鐵路,都因運營、維護等問題,出現運能下降、虧損等問題,這些普通單線鐵路尚且如此,高投入、高運營成本的高鐵,在立項時更宜慎重,畢竟,鐵路項目是需要終身維護的,而不是類似非盟會議中心的“交鑰匙工程”。
  還應看到,當前非洲各國更急需的,是重載、貨運為主的鐵路線路和運能,這類鐵路投資和運營費效比更高,也更符合各方的利益,相對而言,高鐵這種更適合客運的線路、運能,應屬於遠期需要。
  未雨綢繆,著眼長遠,在非洲這個“世界經濟新增長極”建立高鐵研發中心,為將來做準備和鋪墊,是有遠見的考量,但具體到現實投資、立項,則步伐應穩妥、慎重,決策前應做足“功課”,並充分相信科學。
  (陶短房,旅加學者,海外網專欄作者)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www.haiwainet.cn),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taro

vj83vjfx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